什麼是教室的模樣?

分享

校園生活佔了我們生命三分之一的比重,你有發現嗎?
仔細想想,若每人平均壽命為75歲,小學7年、國中3年、高中3年、大學4年、研究所3年,總計20年,人一生中三分之一的時光,都在校園內渡過,校園同時也是建構生命價值觀的起時期。

人生中的第一位好友、我們的初戀、在球場笨拙反覆地練習新習得的球技後終於成功擊球的喜悅、試著在每日反覆的日子裡與同學一起創造的小鬧劇、課後一起躺在宿舍瞎扯的時光等。許多回憶都與生活、與人緊扣。

什麼是教室的樣子?
過去的傳統觀念,校園的主流學習空間,以牆內的室內空間為主要、戶外空間為次要,若以升學考試的學科壓力輕重來分區分上課區域,壓力大的如國、英、數、理等在室內,升學壓力較小的如體育、藝術、人文環境在室外。

無論室內、外,教室通常只符合讓孩子看清楚及聽清楚教學內容為功能導向的環境,一旦教師離開該空間,孩子繼續逗留該處的意願通常較低,和我們能產生愉悅的情感連結太少。

能否讓教室更溫馨、舒適,既像是在室內又好像在室外?不要讓牆來區隔主客?讓在室內的孩子能不因此而失去享受天空中飄浮的白雲、隨風搖曳的樹葉、不同時刻的光影、風緩緩吹過草地如波浪舞般一層層逐漸襲來沙沙作響等戶外自然愉悅的權利;讓在室外的孩子也能享受如室內圍坐討論的快意涼適;在教師離開後,教室是否仍有如家般的生活感吸引孩子自在逗留,產生與同學及其他老師更多交集的生活關係?

中信國際實驗教育機構(CTBC International Academy,簡稱CIA中信實中)特邀請吳緯鴻、陳琙棠兩位藝術家駐校創作,企圖翻轉對於教育及校園的傳統及刻板印象。藝術家吳緯鴻以《緑光眺島》為主題,創作樹下空間的教室,吳藝術家在創作自述提到:穿越了矮仙丹,由木平台串起的緩和小徑、起伏,到躍動的空間層次,於三棵大樹間開展出了輕快、活潑,同時也更貼近林蔭微風的自然場域。抬起的平台如可躺臥的草丘看著綠蔭;另一角,懸出的框架以跳躍的姿態迎接人們的到來,其中可攀可眺,也是學生們討論閒聊的大桌,而自然氛圍也滲入了教學與生活之中。

緑光眺島 作品示意圖說

藝術家陳琙棠則以《遇堂meeting》為主題,企圖重新界定師生在教室、走廊與戶外廣場三者空間產生流動的而所建立交集關係,陳藝術家在他的創作中敘述著想像的意境:走廊外,響起 Bach “Cello Suite No. 1″,平台上的孩子們,練習著有天將站上自己舞台的那一刻,身旁坐著小朋友聆聽著未來的音樂 ; 走廊上喝著咖啡的孩子們,坐著看見手中的世界,由Italo Calvino的文字來理解世界城市的多樣性,對自己許下看遍世界的旅行夢 ; 走廊的窗戶中,外籍老師述說著自己國家的多元文化,與孩子們談著似懂非懂的語言,一字一句引領著他們,慢慢地深入語言的遊戲中,讓他們開啟航向海洋的世界觀。

學生活動中心室內空間

學生活動中心室外空間

透過結合課程了解學生對於校園空間的想像與看法

CIA中信實中期待藝術家進駐後跳脫傳統觀念,打造截然不同的環境及空間,為學生及老師之間,激盪出更多新火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