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某師:J,你那沒耐性的鬼畫符的畫法來畫樹,效果不錯內。”

“J同學:我哪有沒耐性,我昨晚坐在你桌上畫了一小時耶。”

A同學:我用點點畫樹,其實有畫樹枝,你們有看出來嗎?

L同學:我本來想畫小池塘,但怕太雜。

G同學:老師,可以實現L同學的圖嗎,感覺好好玩?!

某天課後,中信國際實驗教育機構的學生聚在老師辦公室嘰嘰喳喳討論著上週完成的作業。

「畫圖,為何要追求擬真?!」

在與手繪創作課老師聊天時,他這麼說道。這句話忽然點醒夢中人。原來,長大後的我們,如此懼怕畫畫,就是因為怕畫得醜!以擬真做為美醜衡量標準,讓我們越來越畏懼畫畫。我們還是孩子時,能夠如此自在畫畫並樂在其中,就是我們不在乎別人看不看得懂我們的畫,僅是想畫罷了!

逐漸的,除了常常被稱讚畫得好的人越畫越有自信以外,其他人,便收起那份塗鴉的心。“因為,我不會畫畫。”這根深蒂固的想法,使我們無法一時半刻就讓不敢畫畫孩子卸下心防,但是,我們可以從創造成就感開始。於是,我們提供孩子一個建立自信心小秘訣。

「把現況拍下,印出,用描圖紙描出你要的,並把你的幻想加上去。一個小時,就會有讓你很滿足的成果展現。」

於是,我們給孩子一個小題目:「樹上教室(sky walk classroom)如果是你的公寓,會是什麼樣子呢?」於是,孩子安排同學們到他想要的位置當模特兒,擺出他想像中的姿態,拍下照片,就成為可用描圖紙快速構圖場景底圖。

如:這是公寓大門口,請擺出到家開門的動作;

這裡是浴室,請做出洗澡的動作;

這裡是客廳,請做出聊天的動作;

這裡是臥室,請做出睡覺的動作;

這裡是廚房,請做出煮飯的動作。

雖然是依樣畫葫蘆,但是,影印後的黑白照片,那模糊的似形非形的部分,就引發了很多想像空間,如樹的葉子,有的人用波浪線條,有的人用點狀,有的人用斜線等,孩子之間也能彼此切磋。更讓人振奮的是,原本很怕畫圖的孩子,自發地在晚自習時間,來辦公室取走做品畫完,再悄悄地貼回原位。

隔日,同學們聚在辦公室討論著牆上作品時,有同學告訴那位默默補完同學的作品是他最喜歡的作品之一。有的同學雖然仍懼怕提筆畫圖,但我們相信,應該開始起了小小的化學變化了。

學生輪流做導演,引導同學充當一下自己公寓的室友的生活情境,準備捕捉畫面。
大家在下課時間,聚集在辦公室嘰嘰喳喳地討論著彼此的作品。
大夥兒完成的作品。
分享